小豬短租
  投資指數:
  ★★★★☆
  創始團隊:
  陳馳、王連濤
  所處行業:
  在線房屋短租
  創立時間:
  2012年
  員工人數:
  70人
  融資狀況:
  已完成B輪1500萬美元,由君聯領投,晨興資本跟投
  房屋面積:10平方米;出租類型:單間出租;與房東合住;入住最少天數:1天。這是家住成都華潤翡翠城的屋主劉女士放在網上的信息。看到以上信息,你會認為這就是一則和房東“拼房”的傳統招租廣告,但仔細一看你或許會察覺,最少入住時間可短至一天,這樣的方式在此前的房屋出租市場中還鮮有出現;同時,配備拖鞋、無線網絡、淋浴、冰箱等設施,讓這樣的租房又更像是酒店的服務。
  與傳統租賃方式最大的區別在於,租客只需要通過手機在網絡平臺上點擊,即可和房東溝通並達成協議。目前,這種由個人房東提供閑置房源,通過互聯網線上服務平臺為租客提供信息分享,最終完成線上交易線下體驗的房屋短租交易模式正在市場醞釀中暗涌澎湃。已在成都現身的小豬短租,就是國內幾大領軍短租平臺中不可小覷的一員。成都商報記者 楊舸
  創意來源
  受短租網站鼻祖Airbnb分享基因啟發
  國內大多數在線短租是因為看到美國“在線短租網站鼻祖”Airbnb的火熱才聞風而動。在分享經濟這種全新的經濟模式中,人們將自己擁有的閑置資源分享出來供他人有償使用。
  小豬短租於2012年8月由陳馳和原負責趕集網團購業務的王連濤共同成立。近日,小豬短租CEO陳馳向成都商報記者談起當初團隊在摸索小豬模式時的歷程。陳馳說,上線前他們分析了Airbnb不同歷史時期的發展策略。
  回顧Airbnb早期開拓階段,陳馳發現在沒有供給的情況下,Airbnb創始人把自己的房間和沙發拿出來分享,讓自己的員工去做房東,教育和說服鄰居做分享,沿著人際關係一點一點積累早期的種子房東。隨後陳馳為小豬確定了發展方向:必須堅持做分享經濟模式下的短租平臺,為用戶提供具有人情味的社交住宿體驗。
  “短租是分享經濟和協作消費的典型代表,這個市場具有顛覆性意義。”聊到當初自立門戶做短租的動因,陳馳表示他早已看好分享經濟在中國市場的前景 目前小豬短租的房源覆蓋全國160多個城市。
  創業模式
  最難的是找房東
  先把老媽的空房租出去
  據小豬短租提供的數據,截至2014年10月份,平臺總註冊用戶數約51萬,個人房東數超過3000個。平臺2014年一季度成交間夜數12.4萬,成交金額約1245萬元,第二季度,成交間夜數上升至17.5萬,成交金額隨之上漲至2286萬元。
  成都潛力大 房源多位於較大的成熟社區
  陳馳告訴記者,繼上海、北京後,小豬重點佈局的成都,目前市場發展趨勢很好,10月份小豬短租成交間夜數約5000個。記者在小豬短租平臺統計發現,截至目前房源共647個,大多位於規模較大的成熟社區。“目前成都短租市場還處於練模式的階段。由於屬於旅游城市,對房源的需求多,市場潛力很大。”陳馳說。
  但在這些數據誕生之初,小豬也面臨不少難題。據陳馳介紹,小豬短租當時有一個接近30人的地推團隊,但他們發現以往的經驗全派不上用場,因為找不到實體,不知道誰是有閑置房間的個人房東,不知道個人房東的門檻是什麼。在Airbnb的啟發下,陳馳首先從身邊的熟人“開刀”,於是陳馳回到成都說服自己的母親,讓母親讓出一個房間做短租。但一開始,母親因為不習慣和陌生人同住不願答應,只是出於對兒子創業的支持最後才勉強答應。
  148元一天的房屋出租信息登出2個星期左右,一位留學回國的女孩在網上選定了陳馳父母出租的房間,“那個女孩那次共住了10多天,一天我回家,看見媽媽和她正在樓下散步,回到家也完全感覺不到房東和租客之間那種氛圍,看起來像一家人。”陳馳說,從那以後,父母完全接受了這種得到陪伴的短租,而對租客來說也得到價格上的實惠。
  突出“人情味” 讓房東和租客做朋友
  至2013年底,小豬短租平臺上的個人房東已超過1000個;小豬短租為個人房東提供全程支持,堅持一房一驗證、一房一實拍的運營規則,為此建立了線下攝影師團隊。
  在小豬短租平臺,一旦房客選擇了自己心儀的房源,便需要和房東進行充分的線上溝通。溝通的內容圍繞雙方所關註的一些問題,例如房客關心房子的情況、是否可以帶寵物,是否需要押金、衛生如何打掃等;而房東則關註對方的生活習慣、來此地的目的等等。只有在房東和房客雙方達成一致後,該筆交易才會繼續進行。
  成都房東劉念從加入小豬短租到現在差不多3個月的時間,差不多每個月都能有2000~3000元的收入。除此之外,還有一件最讓她覺得開心的事情,就是可以認識來自全國各地的房客,甚至和有的房客成為了好朋友。而這正是小豬短租所看重的社交住宿的核心精神———人情味。
  調查數據顯示,在國內短租市場,60%以上的房東集中在21~35歲,租客群體約80%集中在18~30歲。在盈利上,小豬短租目前的模式是基於效果收費,面向房東收取10%的佣金,未來不排除會增加其他的盈利模式。
  缺少監管 在線短租還處於灰色地帶
  在歐美國家facebook,twitter等社交平臺賬號的信息真實度非常高,可通過這些賬號迅速獲取包括身份、信用記錄等基本信息。國外短租平臺通過對這些賬號綁定,就能讓房客和房東迅速建立信任關係。而在國內缺少方便、真實的個人信息獲取渠道,這成為了包括小豬在內的國內短租行業發展遲緩的關鍵問題。
  如何建立陌生人信任機制?陳馳告訴記者,小豬的做法是,首先通過在線交流,房東和租客彼此充分溝通;其次,在提交訂單時一併顯示二代身份證信息;付費確認環節,在後臺可查看身份證照片,對身份做二次確認。
  如果房東爽約了,為了保障租客利益,小豬的做法是責任由平臺方承擔,損失也由平臺賠償,同時平臺與保險公司建立合作。
  目前,在線短租目前依然處於灰色邊緣,政策層面缺少監管。陳馳也不否認政策層面的風險,但堅信小豬短租平臺帶去的社會價值:房東通過短租可以獲得更高收益、用戶可以節省更大成本,社會資源得到更充分利用。
  投資人點評
  看好分享經濟
  顛覆傳統住宿業
  截至目前,小豬短租已經先後獲得兩輪千萬美元級融資。
  2012年11月,順利完成晨興資本近千萬美元的A輪融資;此後,又在2014年6月宣佈完成了由君聯資本領投、A輪投資方晨興資本跟投的1500萬美元B輪融資。
  拿到B輪後,陳馳說他感到更焦慮、挑戰更大。而這筆融資將主要用於吸引人才、研發產品和建設品牌以及提升用戶體驗等方面,個人房東的拓展和運營也將是小豬的重點佈局環節。
  近日,成都商報記者分別聯繫到了晨興資本合伙人程宇先生和君聯資本投資副總裁李瀟先生。對於投資生活服務類線上預定平臺———小豬短租,雙方均表示十分看好分享經濟這種P2P模式在中國短租市場領域的發展,也堅信這種模式將對傳統的住宿業帶來顛覆性變革。
  談及當時為何在國內數家短租O2O領域的公司中看中小豬短租時,程宇先生認為,首先他認可小豬短租是真正在做基於分享經濟模式的短租市場,也很欣賞這支具有深厚互聯網經驗的優秀創業團隊。對“能與小豬短租一同成長,去做一件有意義的事業”他表示十分榮幸。
  現在,國內類Airbnb短租網站主要包括螞蟻短租、小豬短租、游天下等。其中,螞蟻依托趕集網,游天下依托搜房網,而58同城也於2012年8月宣佈與小豬短租網達成戰略合作。
  短租介於出租房與酒店之間,作為一個新興的行業,這幾年發展迅猛,但從國內整個住宿業的成交量來看,酒店住宿仍占據大多數市場份額。受到用戶行為習慣等因素的制約,短租市場成交量占住宿類比例相對較少,不過,從另一面來講,其具有巨大的發展空間,有望在在線旅游預訂市場中扮演重要角色。
  新聞名片
  Airbnb是一個旅行房屋租賃社區,用戶可通過網絡或手機應用程序發佈、搜索度假房屋租賃信息並完成在線預定程序。  (原標題:短租O2O 每個人都能當“旅館老闆”)
創作者介紹

本田

acuktx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